散文《秋叶集》: 速写光阴 [ 5 ]

2019-10-10 07:19 

这组小文记录九十年代到澳大利亚西部最漂亮的城市Perth留学时一些小见闻小感受。不像现在自费留学的子弟,那时出去读书的大都是勤奋但经济并不宽裕的学子,主要靠中国政府资助或在读学校提供奖学金,如未申请到全额奖学金,自己还得打工维持生计……那时我们眼中的西方和今天孩子们眼中的西方自然会不一样……阳光落在这里,钢笔画,1990年,峨山最干净的城市
Perth也许是世上最干净的城市。
那天上午,当我走出着陆在Perth机场的泰航麦道时,我完全是融化进了一个清新的世界,天空是纯的蓝,草和树是纯的绿,空气是纯的透明,就连红砖墙也是那么的纯净,让你感觉不到半点的灰调,整个城市仿佛刚用水冲洗过。人们的神态也是如此,你都可以触摸到从身边走过的人们眼中透明而灿烂的笑容,我突然发现,“笑容可掬”这四个字,应溯源于澳洲的这个世外桃源。
Perth是澳大利亚西部的第一大城市,是西澳洲的首府。但是,如若不是在飞机上,你就感觉不到Perth之大。它的downtown只有一个小镇那么大,主要是18世纪的英式建筑,现代化的高层建筑寥寥无几;整个Perth城绵延为无数个小city,分散在广袤起伏的丘陵平原上。说是city,其实是完全的countryside风格,英式的、法式的、德式的、日式的、西班牙式的,还有美式的house星星点点地的洒落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又被纵横交错的林荫道所牵引。
这个降落在丛林中的巨大宫殿,灰尘和噪音全被植被所吸收,难怪它那么宁静,那么纤尘不染。
1999年Perth
钢笔速写,1990年,峨山他乡之愁难于忘怀的还有Perth的傍晚。
那是一种有着类似于乡愁的牵肠眷念和温馨回忆。那是每天日落前,沿着我居住的clifton street,绕过shopping- center林荫道慢跑时的耳濡目染。
路旁的枫树叶,或在斜阳中透明,或在斜阳中剪影,或在斜阳中婆娑,我就像站在舞池中一群ti-ta舞者中间,被他们的姿态感染着,被音乐的节奏震撼着,被斜射的灯光撩拨着,有一种参与的冲动。我的步法和心跳都不知不觉地也融进这“傍晚-落日-枫叶舞曲”中。
斜阳也在人们的面部和身体上描绘出丰富的层次,微风撩动姑娘的秀发赋画面予动感,就像你在广告画上所看到的阳光男孩或阳光女孩的效果。在这里,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们都会和你微笑,用眼神向你问候。那些坐在咖啡吧外品尝着悠闲生活的老人,那些从你身边匆匆走过的,或是在路边悠然漫步的,或是刚购物从商店里走出的人们,都因为他们的平和而友好的神态而显得美丽、优雅和自然,并将傍晚的气氛烘托得倍加温馨。
然而,这种美好的画面经常伴随着一阵突然袭来的伤感。每当你抬头看见天上飞过的飞机,思乡的惆怅和对于眼前美好情景的留恋便同时上升起来,两种矛盾的心理不仅没有相互抵消,反而把你拉进更加伤感的深渊。这是一种把蜂蜜和黄连拌在一起品赏的体验,甜和苦的距离,被拉到了你在单独品尝它们时所不可能体会到的极限。
1999年Perth
钢笔速写,1990年,峨山
Tim家的森林别墅
我的房东Frank是匈牙利建筑设计师。今天,他带我去拜访他的朋友建筑工程师Tim。Frank告诉我们,Tim家在森林里。
Frank的车子在人影罕见的高速路上狂飙了四个小时后,他说,我们已接近Tim的家了。在林间山路上又绕了近一个小时,我们总算到了Tim家的森林别墅。
Tim一家住的地方是西澳植被最茂盛的地带。由于海风的吹拂,这儿的树长得不像西双版纳或长白山的森林那么高大。澳大利亚人把它叫做bush,意思是矮树林。但是,偶尔也可以见到一些高大的树种。
Tim家别墅中央那棵树就特别的高大。Tim用这棵生长着的大树干作为中柱,支撑起宽大的客厅部分,并从顶端把新鲜空气引入室内。透过玻璃屋顶可以看到茂密的枝叶大伞般把整栋别墅庇护在树阴之下,正午的太阳透过枝叶间的缝隙变为星光点点。Tim家的浴室也很独特,浴室的三面深入树丛中,宽大的落地玻璃可以使他们一边洗澡一边欣赏幽静神秘的森林。
Tim的妻子是个非常开朗的美女。她很纳闷,为什么一个中国男人会为了学业,离开妻和子独自一人远走他乡。但她觉得隐居森林却是很寻常的事。像Tim这样的隐士在澳大利亚并不罕见,他们在森林筑巢,逃避城市的喧嚣。他们是对现代生活持批判态度的后现代主义者,但并不拒绝使用电话、电脑,甚至汽车这样有污染的现代工具。
我们的造访使年轻的Tim夫妇和两个不满六岁的女儿分外兴奋。晚饭后的告别使两个小女儿泪流满面,因为这里已经很久没客人光临了。
1999年Perth
钢笔速写,1990年,峨山看得见大海的小屋
倚山而建的森林别墅固然充满了神秘,但傍水而居更别有一番诗情。
今天看到的这幢别墅,落在小山的斜坡上,面对着平静的东印度洋。从客厅走出阳台,可以把沙滩的银色和海天的蓝尽收胸襟。海风在撩起窗帘的那瞬间,也吹进了心房。从书房的落地飘窗外,满山的苍翠正沿着缓坡滑进室内。前海的鲜和后山的芳糅合和在一起,这栋小别墅可算是色、香、味俱全。
Frank说,屋子的主人Sue是一位西班牙女郎,大部分时间都游历在世界各地。
从看到Sue的海边别墅那天起,我就想象着拥有一套自家的别墅,一家人守着它,但偶尔也离开它,逍遥千里之外。1999年Perth

本文地址:http://www.ouxue800.com/16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睡前故事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