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园地】薛光炜:女同学

2020-10-18 05:28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公众号
《西北●大秦文学》2019年366期▍总768期
女 同 学文/薛光炜
我读书的时候非常艰苦,上一年级读的是耕读小学。教室是爷庙的底子,学校围墙是土板墙,墙头逶迤了不少豁口,教室房子的椽和檩条都是从爷庙大殿上拆下来的,课桌凳是要学生从自己家里搬来。我家没有方桌,就端了个短板凳凑在有方桌同学跟前,那是给了人家好眼色才坐在人家桌边上的。那桌子上有个念书晚而个儿很高的白脸黄毛女生,名字叫红果,红果是个仁爱的大女孩,把大家收拢在一个方桌上,维护秩序,不准大学生欺负小学生,暑天,谁用玻璃瓶带来了水她就要求拿出来每人抿一口,谁摘来的青杏,黄透了的桃子,都由她逐个分一枚,或者掰开两半分均匀给同桌同学吃。
小学升五年级在刘家学校读,跟我一起上学的同村女孩子大我两岁,按照村里的般辈,我叫她姑婆,我与姑婆每每争论谁能升上去而谁不能的问题,最后的结果是全都升上五年级了,都劳驾腿脚步行去刘家学校念书。记得那时候上语文课,课文内容是美国史密斯驾驶一架飞机从天边飞来,被正在田野劳动的农民发现了。老师问:“谁能回答农民为什么能够发现美国飞机?”我举起手回答:“因为农民具有警惕性。”老师欣喜而震惊我答问的准确,就在课堂美美的夸了我一顿。一位爱使坏老不升级的女生,大家都认为她是坏蛋学生。她下课讥讽我答问题的敏捷正确,说:“只有一个屎尖让你吞走了。”我属于好学生,但每每能吞“屎尖”。
到了冬天,去学校很早,教室没有电灯,都从家里拿来煤油灯置于窄窄的课桌上,用来照明看书早读。有个大我一岁的女孩,家里没有男孩,妈妈是甘肃人,她的父亲四十多岁才成家,对这唯一晚生迟到的亲生孩子疼爱有加,破费给做了一件蓝织贡呢新式大棉袄,非常时尚,来学校穿在身上,同学们羡慕得直啧嘴。在大家的围观中,女生棉袄肩膀处突然有烟丝冒出,火星在棉絮里窜燃,烧了个洞。她哭得眼睛猩红猩红的,吓得不敢回家。放学后,我与姑婆陪着去了她家,给她父母解释新衣服被烧的无辜,我作证:反正不知道突然发现棉袄肩部有火星。次日去学校,那位臭了名的女生凑过来问我们棉大袄烧洞后回家怎么办了?而且怪怪的发笑。我马上明白大棉袄肩膀处的洞肯定是她嫉妒使坏所为。
五年级算作完小,完小读完就有许多学生辍学在家,帮妈妈带孩子,做起家务了,减轻了妈妈的负担。我是男孩,家里有姐姐没念书,自然允许升到初中去读。开学报名后,老师排座位竟然给我安排了个女生。我满心的不高兴,女生跟我坐在一起,约束了我的行为。我在里边,她在外边,每次进去坐的时候,蹑手蹑脚,战战兢兢,生怕惊扰了她。我把女生桌友当做玻璃花瓶来看待,暗想,一不小心弄翻打碎了可怎么办?她哭了多么使我无趣。坐在一起,我偷偷从侧面去看她的脸,红扑扑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睫毛很长,象毛毛虫,眉毛弯弯,很浓郁,身材虽然有点胖,但觉得很精致。我就那么容易喜欢她,与她说话始终保持着心跳,我一问她一答的交流很和谐,没有男女生之间的隔阂,也没有相互挑逗恶作剧的心趣,一切都自然而然,快乐和谐。有一天,一个叫刘列丝的女同学悄悄告诉我说:“你桌友秋歌是流氓,我昨天下午看见她被班级团支部书记抱在怀里坐在大腿上”。这个未经证实的消息被我稚嫩的心里立刻接收,我大脑里就出现女流氓、恶棍的潜意识,象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对桌友由友善立马转向排斥。许多年过去了,从同学与刘列丝的交往中,我知道她为人很不地道,搬弄是非,煽风点火,俗称“人来风”,从而推测她曾悄悄告诉我桌友秋歌坐在班级团支部书记大腿上的事件是子虚乌有,大约是她想与男生做桌友的挑拨离间。哎,那个胖乎乎大眼睛的漂亮女桌友,就这样被那一句谗言毁了声誉,唆使我遗弃了美丽的女同学,直到毕业我再也没有与女桌友说一句话。人哪,怎么幼稚到耳朵被利用,善良被蛊惑了呢?
我与女生桌友同在一个镇上,但却四十多年没见过面。想来她与我做桌友时胖嘟嘟的,现在恐怕也有了孙子,一定变成小老太了。从打听来的消息知道,她一切安好,经常赶集,我就在赶集时希望遇见她,设想遇见以后,骂她一顿,怎么钻在屋子不出来?难道忘记与我为桌友了?完了以后再请她去馆子美食一顿。但总没有碰见过她,倒是经常碰见她哥哥,问他妹秋歌电话,答曰:“记不住号码”。我骑电动三轮车转悠了一会,一个女的突然抓住我骑的电动三轮车后把,喊我名字,我侧过头看了一下,不认识,给了狐疑的目光。她激动地说:“我是秋歌。我哥说你找我?”我再仔细看她,很窈窕,眉目没变,就像秋天的红高粱,楚楚可爱的模样,没有发胖,依然精致。我问:“怎么这些年我没碰见过你?”她回答:“你那时学习好,跟我做桌友时,悄悄从我身边挤过。哦,你是县委上的人,我哪敢认你?”原来我们曾碰见过,就是她有自卑感不认我了,我总找她小时候的样子,按照女人变老就发胖的推理推断她已经是瓷酒壶,就按照老太婆的标准去找她,原来她女大十八变,到老也好看,劳动使他瘦削更健美了。胖嘟嘟的模样成了过往,焉能过40年留住青春,保住童颜?我赶紧说:“我现在退休了,屁也不是,快把你电话留给我,我说我的号码你打一下,回去我就把未接电话存下来就是你秋歌了”她按照我说的号码去拨打,把耳朵贴在手机上听了一下说:“关机”我拿手机一看,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过后多少天,也没见女生桌友打来电话,她的电话我至今不知道。
时间的风会吹走天上的云,也会把记忆中的女生消逝掉。心灵的沟壑被时间的川流越冲越大……

作者简介
薛光炜,乾县峰阳镇薛家村人,退休公务员,爱好文学,以文会友。
编辑:杨朝阳
END
《西北 大秦文学》投稿须知
投稿作品:1、散文、诗歌、小说、书画、摄影,文责自负。20日内未接到采用通知,作者可自行处理。
2、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首发,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赞赏金:赞赏金十元以下,作为本平台维护费用;十元以上,60%的赞赏金作为稿费,15日以内以微信红包形式返还给作者;投稿者需加微信FJH15909278889,以便联系。赞赏金以发稿之日起,七日内为限,七日后的赞赏金不再返还作者。
投稿邮箱:771030120@qq.com
3、凡本刊发表的作品,将择优编辑成《西北 大秦文学》期刊,不定期印刷出版。投稿作品请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
《西北 大秦文学》编辑室
//西北大秦编委会名单//
【顾问】:莫言 阎纲 臧永清 李星 张立 亓宏刚 董鹏生王曙光 马可非张红利 周洁 刘小峰 屈永锋 鲁建超 吴树民 郑学武
【主编】:程 海
【常务副主编】:傅建华
【副 主 编】:郭淑萍 马建党 董蛟 曾威 许海涛 杜晓旺 李筱 周海峰 卢敏 南生桥 金永辉 李瑞辉 徐文强
【责任主编】:张翠贤 张希艳 杨朝阳
【散文评论】:杨辉峰 董军娥 董平张亚兰 倪涛
【诗 歌】:李俊凯 槐自强 刘科 孙斌 梁雪
【小 说】:王高产 秦 悦 马从容
【古 诗 词】:董世群
【书画摄影】:亓宏涛 李瑞辉
【朗 诵】:莫 非 许莉莉
【宣传推广】:白如冰 付国强 杨 沁 陈刚伟
【法律顾问】:梁 源 杨军汉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本刊声明】:
1、本刊所用图片未注明出处的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
2、本刊所刊发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ouxue800.com/185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睡前故事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