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雪培 | 纪实小说《中国知青》连载二十三:告别常家庄

2019-09-20 20:11 

作者简介
康雪培(Kang Xuepei),1982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后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任教。1988年赴美留学,获英美文学硕士学位。出版有英文版纪实小说《In The Countryside》;主编有英语图书《Zhiqing, Stories From China’s Special Generation》;有短篇小说、诗歌、翻译作品被收入各种图书、报刊。

告别常家庄

我的两只木箱子被草席加草绳五花大绑地捆得结结实实的,放在了堂屋的正中央。我不时地朝箱子瞥一眼,告诉自己这不是梦,我确确实实地要离开这地方了。中央新下达的文件规定:上山下乡的独生子女,其户口准许回迁到其父母生活的所在城市。这条规定让我成了幸运者,作了整整五年的梦,突然如此简单地成了现实!

可惜黎琳、茹燕、怡芬、珠珠不能与我同样回城,天晓得她们还得在这儿苦多久。好在她们分红后都回上海过春节去了,我可以轻轻松松地离开,否则此刻大家一定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大哭一场了。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我们曾无数次地想象告别常家庄的那一天,津津乐道地谈论如何地穿上最时髦的衣服,如何在庄子里闹个轰轰烈烈,叫八辈子都翻不了身的庄稼人羡慕死。可现在,我一直想哭,眼泪积聚在眼眶里,擦了又流,流了又擦。“憨皮匠”坐在堂屋角落的小板凳上,愣愣地看我落泪,等着帮我把行李挑到火车站。在他面前,我毫无顾忌,无需控制自己的感情。

我最后扫视了一下屋里的一切,默默地道声再见,走出屋子,慢慢地锁上门,把我在这里生活的日日夜夜留在了屋里。屋子后面是“老驴屋”,我走进去,回想旧时“曾是一个家”的模样。屋主老驴一定是饿极了,只顾舔石磨缝里留下的麸皮,对我的来访不屑一顾。它的两只前蹄刨着地,晃得脚链铮铮作响。我走近老驴,拍拍它的背,谢谢它这些年为我们拉磨推面。
“憨皮匠”挑着行李已走上了常塘的田埂,我三步并作两步赶了上去。走在田埂上,我的脚步不禁又慢了下来。我蹲下身来用手伸进塘水,在这晴天水清、雨天水浑的常塘里,我们淘米、洗衣、洗菜、刷鞋。这经过一庄子人洗刷后的水,从土里渗流到塘埂上的井里,又是一庄子人的饮水之源。井水随塘水升降,永远保持一个水平面,虽然不如地下井水洁净,冬暖夏凉,但不愁旱天井会干涸。
我起身往井台走去。俯身最后看一下井水里映出的那个我,拾起块石头扔进井里,像每天打水扔下水桶那样,把自己的脸破成碎片。我又耐心地等着,直到碎片在水里聚拢,恢复出个我来。看着井水里的我,我告慰自己说,再也不用挑水了!
该向大伙儿告别了。他们都在路边的坡地上种豆子,我朝着那儿走去。
队长眼快,看见了我,就朝我喊起来,“小康,走家啦!一路好走哦!”
“队长再见啦!有机会来上海玩噢!”我站在山坡上,朝他挥手再见,看着操劳过度的队长,我对他的幽怨情绪此刻消释殆尽。他领着一队人向穷山恶土要粮,他这个队长当的确实是不容易啊!

几个妇女和小鬼聚拢来,握住我的手,眼睛红了。
“小康,这些年在这儿可遭不少罪,这下好了.可以回家了。可别忘了咱们常家庄哪!啥时捞到空闲,回来一趟哦。”
“大姐,一定回来看我们哪!”
“一定,一定,”我边说边不住地点头,“我要回来喝你的喜酒,给你带礼物来,大姐不是向你保证……?”我拍拍小美子的肩头, 想逗她乐一乐,可话说半截,嗓子眼给堵住了。
“我走了,再见,再见!”我举手,向大家摆了摆,急忙调头,忍住眼泪。
“再见-再见……!”背后一片告别声,我想回头再看看他们,但夺眶而出的泪水使我没能再回头看一眼。
我走在铁轨上,这走了五年的铁轨路,即使闭上眼睛,都知道该跨出多大的步子落到下一根枕木上。从这里看去,大沙河的那股细水在阳光下闪着亮光。沿河拉沙的人,拉着死沉死沉的板车,敞着风嗖嗖的衣襟,吃力地往车站方向走。我默默地向大沙河和以拉沙为生的人们道别。
铁路两旁的洋槐树正抽绿绿的新芽,我折了一枝嫩树枝,拿在手里,细细地看它那对称长的树叶,回想起了打秧草时,砍洋槐树枝叶的镰刀砍入食指,血肉翻卷显出的白骨;又想起了坐在公社卫生院长凳上的那一刻,忍住眼泪咬紧牙,由护士一针一针地把伤口缝合起来。我看看手指上的疤痕,扔掉树枝,如释重负,我再也不用为打秧草拾粪之类的按斤论秤计工分的农活犯愁了。我再也用不着到处割砍绿草青叶,把越来越沉的秧草挑回庄上称称,然后踩入水田泡烂的泥土里,沤成绿肥。我高兴地与洋槐树告别,但我知道,我会想念春天时分铁路沿线的幽幽飘香。没觉得,我已经站在车站的水泥站台上了。“憨皮匠”早就到了,坐在箱子上耐心地等我。我把两只箱子办了托运,走到卖烟的摊贩那里买了两盒烟,递给“憨皮匠”作为酬谢。
“大皮匠,谢了!太阳快落山了,你回去吧!”这是我第一次谢他。
“憨皮匠”接过香烟,拿在手里横看竖看,孩子般地笑了,嘴里呜呜地说些听不请的言语。他一双大手捧宝贝似地捧着两盒烟,兴高采烈地转身离去。我望着他那笨拙的背影消失在洒满夕阳的铁路上,一下子后悔只买了两盒烟送他。这些年经常差使他抱草挑水的,我要是有钱,该好好谢他才是。

火车进站了。
我坐在座位上,把脸贴在车窗的玻璃上,等着火车经过时,最后看一眼常家庄。

那就是常家庄,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下。它面对着铁路,恬静地看着南往北去的列车驶向外面的世界,满足地把根更深地扎入脚下的土里。在广阔的地平线上,它显得古朴而渺小,执着地循着春夏秋冬大自然的轨迹运行,周而复始,以至永恒。

火车把我越拉越远,把常家庄抛得没了踪影,可一股神奇的力量牵住我的魂,把它牢牢地系在了这一片黄色的丘陵地上。
常家庄,我忘不了你!
我会回来看你,一定会的!
后来我的确回去过一次,那是1992年的夏天。从太平洋彼岸飞回故乡上海。几天后又转乘两班火车回到我的第二故乡安徽。我踏上了去常家庄的铁轨路,寻觅我18年前在这块土地上留下的足迹。`
配乐诗朗诵

我们的青春
若问我们的青春是什么?
那是芳华飘零落地,
踩入淤泥,无法拾起,
不用去想,因不会忘记。
若问我们的青春是什么?
那是长茧的手,扛担的肩,
面朝黄土,脊背朝天,
四季轮转,年复一年。
若问我们的青春是什么?
那是一满缸子的苦水,
日复一日,饮之不尽,
丝丝苦涩是熟悉的回味。
若问我们的青春是什么?
那是一整代人的悲伤,
历史轻意翻过的那页,
是我们血汗蘸写的篇章

●●●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若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原创稿件投荐稿邮箱:bc@kfbook.com
聚焦全球华人 弘扬中华文化
让世界了解中国 | 助中国走向世界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本文地址:http://www.ouxue800.com/2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睡前故事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