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疑的皇帝朱元璋有功之臣一个不留却独独放了一人全因大脚皇后的一句话(六)

2021-01-20 06:08 

文小叔说历史 让历史更美更有趣更贴近生活

于是,我们在这里可以写下一个长长的名单:李善长、徐达、刘伯温、胡惟庸、蓝玉、郭桓、常遇春、傅友德、朱亮祖、……开国之初朱元璋亲口加封的九位外姓公爵,除了口流涎水半身不遂的汤和幸存外,无一得以善终。所封的五十四名侯爵,到朱元璋死时,也所剩无几。
马皇后对朱元璋屠戮功臣的行径,心中常怀着忧虑。她常常劝丈夫以仁义立国,能不杀人就不杀人,能少杀人就少杀人。对于丈夫的过激行为,马皇后也是尽规劝弥补,常常心力交瘁。
宋濂是明朝开国文臣之首,明代的许多典章制度,礼仪刑法多出自此人之手。他曾经辅佐朱元璋十九年之久,于洪武十年,六十八岁时告老还乡,隐居青萝山。
三年后,胡惟庸案爆发,朱元璋小题大做,借机想把一干开国功臣一网打尽。宋谦的孙子宋慎也牵连其中,因与胡惟庸关系密切而遭受诛杀。
不但如此,宋濂也因与胡惟庸有过书信往来,遭到朱元璋的猜疑。都七十二岁的高龄了,还被逮捕进京,危在旦夕。
宋濂是太子朱标的老师。面对老师的被捕,朱标多次向父亲求情,遭到朱元璋严词拒绝。无奈之下,只好向母亲求救。马皇后也劝说朱元璋:“宋老是标儿的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寻常老百姓家还懂得尊师重教呢,偏偏我们皇家不懂?况且宋老致仕多年,闲隐在青萝山中,能有什么阴谋诡计?”
朱元璋发火了:“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宋濂老儿不甘寂寞,表面上隐居起来,实际却怀有异志,他的学生门人遍布天下,一旦呼应而起,后果不看设想!”
马皇后觉得朱元璋患上了狂想症和强迫症,这么离奇的情节也能想象出来。又气又笑之余,默不做声。其实马皇后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从史实上来看,朱元璋的某些行为确实有些离谱,说其心理扭曲,好像并不过分。
强谏不得,只能智取。第二天,马皇后侍奉朱元璋午膳,摆了一桌子的素食素饭,连个肉丝都寻不见。朱元璋非常纳闷,询问缘故。马皇后垂泪回答:“妾为宋作福事啊!”朱元璋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赦免了宋濂死罪,改为发配茂州。
这件事多亏了马皇后有勇有谋的劝谏。
为帝王者,当有宽有猛,宽猛相济。朱元璋纵然打下了天下,于这个浅显的道理却始终不领悟。他治理国家伤在一个“猛”字上,做事太过刻薄,以致有过激之论,变态之嫌。相比之下,马皇后却显得宽仁慈爱,不愧“母仪”二字。当人们心惊胆战于朱元璋猛力治国的同时,多少可以从马皇后的柔性光辉里得到一丝补偿。
由此可见,朱元璋与马皇后还是互补一类的夫妻。
朱元璋心里明白,对付那些虎狼之臣,不能有丝毫的妇人之仁,否则不但自己的位子不牢固,将来子孙能不能坐稳宝座,也是一个未知数。不过还好,马皇后这份朱元璋欣赏不了的仁慈,并没有降低她在丈夫心中的位置。
归葬孝陵,风狂雨骤
挚爱情浓,也挽不住光阴流转;恩爱缠绵,也抵不过年华偷换。
洪武十五年,朱元璋改造世界的行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可是跟他一起从苦难中并肩走来马皇后却染病在床,临近了生命的终点。
到了八月,马皇后病情加重,群臣纷纷上表,请求下诏遍访名医。朱元璋此时也因马皇后的病情加深,显得忧心忡忡,焦躁不堪。榜文发下去很多天了,所谓的名医也来了不少,可就是不见效果。
朱元璋大发雷霆之怒,恶狠狠地说:“都是一群饭桶!要是救不了皇后的命,全让你们陪葬,哪个也活不了!”群臣和宦官一看皇上情绪不好,都不敢言语,只会低着头望“病”兴叹。
马皇后得知后,就派人把朱元璋请到寝宫,劝说:“臣妾知道你为了我好,怎奈生死有命,不可强求。那些医生费尽心血,难为他们有何用处?妾死便死了,倘若连累了这些医生,泉下怎能安生?还请皇上广开慈悲,也算在我身上尽心了!”
朱元璋听了流下泪水,缓缓地说:“你的心思我也明白,可医生治病救人乃是份内之事,他们怎好不用心?你自从跟了我,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当初在郭子兴麾下,遭到诬陷,被关了禁闭,幸亏有你偷送烧饼给我吃,方得以活命,你却因此落了两道疤痕。我可怜的妻!有无尽的荣华等你我一起去享,你怎的忍心中途离我而去,让我余生孤苦?他们治不得你活命,就是害我,我岂能绕过这些庸医!”
很少表达自己的感情的朱元璋,面对着曾经共同患难的妻子,泣不成声。或许他偌大一位帝王,真正了解他,懂他,深入他内心的,也就马皇后一人。现在马皇后不行了,想起从前往事,数遍称得上知冷知热的贴心人,他觉得马皇后是不可替代的。
马皇后担心朱元璋为难医生,也感觉到自己这病无药可治,只是白挨时光罢了,因此拒绝吃药,朱元璋怎么劝也不听,病情每况愈下。
到了弥留之际,朱元璋时时刻刻守在病床边。马皇后感受到了丈夫一片浓情厚意,慢慢的闭合了双眼,后来几次张开,紧紧地盯着朱元璋看。或许,朱元璋前半生戎马倥偬,后半生日理万机,两口子真正坐在一起拉话的机会都十分少有,更奢谈彼此对视着,全副身心投入的互相欣赏了。
看够了,也满足了,马皇后脸上洋溢着惨淡的微笑,再次紧闭了双眼。这一次,真的是永别了。看得出来,马皇后死的很安详很平静,她有这样一位丈夫,心满意足了。人生一世,倘能做到心满意足的死,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朱元璋感到马皇后的手渐渐失去了温度,又呼唤不醒,知道她已然去了,眼中泪水扑簌簌地落下,声音渐渐哽咽。妻啊!你受了那么多的苦,现在理应享福的时候,你怎么就去了呢!朱元璋一辈子也没像今天这么伤心过。两鬓苍苍,两行浊泪,一声叹息!
此一年,马皇后五十一岁。马皇后一死,朱元璋为其举行国葬。
对于自己的后事,朱元璋交待子孙:“天下臣民,哭临三日皆释服,毋妨嫁娶;诸王临国中,毋至京师。诸不在令中者,推此令从事。”就是说,我死之后,天下臣民只需三天就可以脱掉孝服,不要妨碍婚丧嫁娶,各地藩王不必离国,用不着来京师,藩王以下,依此类推。可见非常的简洁,完全符合现代丧事简办的标准。
相比之下,马皇后的葬礼不但隆重,而且规模排场都是最高级别的。据《明通鉴》记载,马皇后的丧葬仪式按照宋朝皇后的体例举行,“凡内外百官,仍循以日易月之制,二十七日而除。”过去讲要守孝三年,实际上只有二十七个月,马皇后的“以日易月”,将守丧期大大缩短为二十七天,但也比朱元璋自己的“三天皆释服”长出了二十四天。
具体规格大致有十六条,《明会典》载有详细明文。不仅王公大臣们要守孝,普通臣民也不能自由行动,禁止屠宰杀生,停止一切娱乐活动,民间的婚丧嫁娶也停止一月,中下层官吏还要延长到百日。
诸事停当,丧礼如期举行,一切并无差错。单单到了下葬那天,出现了令人惊异的反常现象。马皇后是八月死的,办了二十七天的丧事,九月中旬才下葬。
下葬那天,阴阳家早就算准了是个好日子,必当阳光普照,秋风清爽。众家亲王,文武百官,扶着马皇后的灵柩,前往应天郊外的孝陵埋葬。就要临近孝陵的时候,天气预测失灵了,天空突然起了狂风,喑呜叱咤,呼啸不止,接着大雨骤降,如泼如注,夹杂着电闪雷鸣,好不骇人。
朱元璋心中顿起疑窦。往年应天九月,秋高气爽,水落石出,不说天天,反正大部分的天气都是晴好的,怎么今年就变得异样了?因此朱元璋变得闷闷不乐,不住地骂娘。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要不好,骂娘就要杀人,于是都胆战心惊的,不敢言语一声。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朱元璋并没有杀人,他大概也想到在皇后下葬这天杀人有违皇后的盛德,大不可为。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人死了只有顺顺当当埋到土里才算安乐,于是找来大和尚宗泐,让宗泐给马皇后念经超度一下,以便能够顺利地归葬孝陵。
这宗泐和尚口中念念有词:
“雨降天垂泪,雷鸣地举哀。西方诸佛子,同送马如来。”
说也来怪,宗泐叨叨咕咕完了,仿佛按了开关似的,老天爷一下子就放晴了,史书上记载了这件神奇的事:“顷忽朗霁,遂启灵辆”。朱元璋龙颜大悦,赐给宗泐不少银两。
葬完马皇后,朱元璋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虽说还不时地涌现丧妻之痛,但总算给妻子一个风光的葬礼,也算尽情尽意了。
以后的日子,朱元璋每当想起亡妻,都会流泪不止,甚至当众恸哭。朱元璋此时正在壮年,后宫又有许多嫔妃,但他从此再没有继立皇后。在他心目中,马秀英的地位无从取代,她是一个令人怀念,让人难舍的女人。
回首朱元璋和马秀英携手并肩的这段人生之旅,告诉我们,诞生自苦难的爱情最是牢固不破的,可以经风雨,渡困厄。爱情需要积淀,也要经历各式各样的考验,只有相互扶助,彼此支持,才能进入爱情的佳境,那就是——风雨同路,心心相印。
本篇结束
特别提醒:美好的一天结束啦,喜欢文章的小伙伴们别忘记点击文章右下角“在看”两个字并分享朋友圈哦。

本文地址:http://www.ouxue800.com/342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睡前故事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