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11)

2019-10-30 18:56 

▲▲ 点击蓝色关注@海那边山里人▲▲
【本文为筱筱原创新书,笔名榴芒,若初签约首发。为配合网站宣传,后期其他公众号会跟进推广,所以此处不打原创标。】
-11-
原本江年还挺懵的,但是,在见到夏妍,她给她看了学校论坛上被置顶的帖子后,她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昨天周亦白让她在学校论坛发帖子给叶希影道歉,她没当回事,现在,帖子发出来了,被置顶,不过,却不是她给叶希影道歉的帖子。
“江年,到底怎么回事呀?你不是不认识叶希影嘛,再说昨天弄伤叶希影也不是你呀,是我呀,我昨晚一直想发帖子替你澄清的,可是我的帖子发出去不到一秒,就被人给删除了,真的就是秒删。”看着江年,夏妍比一开始的她更懵。
江年拍拍夏妍的肩膀,“没事,吃早餐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夏妍看着自己书桌上那还冒着腾腾热气的豆浆和烫手的油条,点点头,立刻便拿过油条,“咔嚓”一下咬了一大口,然后,又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大口豆浆,口齿不清地又问江年道,“你什么时候认识周亦白的呀?你怎么知道叶希影是周亦白的女朋友呀?不过说实话,这叶希影的本事可真大,竟然勾搭上了周亦白,成了他的女朋友!”
说着,夏妍又“咔嚓”一声咬了一口油条,接着继续道,“那可是周亦白呀,万丰集团的太、子、爷,国民老公级别的人物呀!”
江年坐在夏妍的对面,拿着一本专业书箱随便翻着,听了她的话,抬起头来笑笑道,“快吃,要不然上课迟到了。”
“下次你给我买了早餐,别送到宿舍来了,直接送上课的教室就行,这样节省时间。”又灌了一大口豆浆,夏妍呼呼地道。
江年笑,点头,“好。”
“江年,有人这么黑你,你真不在意呀?你就不打算揪出背后黑你的这个人是谁呀?”一边大口吃着早餐,夏妍一边不停地问。
江年看着她,轻吁口气,轻咬着唇角貌似认真地想了想才道,“就算我在意又有什么用,而且你回的帖子能被秒删,证明背后这个人肯定算是个厉害角色,你觉得我能对他怎么样吗?”
“那你就这样认了呀?”夏妍一脸不甘。
江年扬扬眉,“我越在意,黑我的那个人不是越开心嘛,所以,我还是不要在意了。”
“也对,退一步海阔天空!”夏妍咬着一嘴油条,“不过,你就不怕对方得寸进尺呀?”
江年笑笑,“到时候再说。”
“走吧,你帮我拿课本,边走边吃!”看时间真不早了,夏妍端着豆浆站了起来。
江年看一眼时间,确实也该出发了,他们上课的教室,从宿舍走过去,得十五分钟,所以,点头,拿了夏妍的包,两个人一起往外走。
去教室的一路上,好多人都对江年指指点点的,不过,江年不在意,所以,也就无所谓,倒是夏妍,很替江年不服气,恨不得每个人面前都替江年去解释一遍。
不过,江年没给她机会,直接拉着她往上课的教学楼走。
时间刚好不早不晚,他们才到教室坐下,教授就来了。
不过,因为帖子的事,今天班上的同学都对她特别的关注,甚至是在上课的时候,周围的几个同学都凑过来,问她事情的是非曲直。
但江年是谁呀,是学霸,上课向来最认真,对于大家的一颗八卦心,她完全置之不理,倒是夏妍,完全充当了她的发言人,替她挨个解释,结果,一堂课下来,被教授点名批评了三次。
课间休息的时候,江年打算去趟洗手间,不过,才出了教室门,她就被沈听南一把给拽住,拉去了隔壁空着的教室里,“哐当”一声把门给关上,反锁了。
“江年,原来你喜欢的人,是周亦白。”江年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沈听南这是打算干嘛,他就看着她,紧拧着英俊的眉头开了口。
江年有些错愕,“你凭什么这么觉得?”
不可能只凭学校论坛上的那个帖子,沈听南不是这么没脑子的男生。
沈听南低头,笑了笑,“昨天我送你到水榭春天的时候,周亦白的跑车从里面开了出来,你盯着看了好久。”
看着沈听南,江年即刻便恍然了,但偏偏因为她现在和周亦白的关系,她不可能承认。
“没有,只是觉得那辆跑车很好看而已,我不知道那是周亦白的。”所以,她只能选择撒谎,脸不红心不跳的。
“你住在水榭春天,周亦白的跑车从里面开出来,难道你真的不认识周亦白,不喜欢他?”沈听南不信,回想昨天江年的神色,明显的就不对劲。
江年摇头,直直地看着沈听南,没说话。
沈听南紧皱起英俊的眉头看着那样完全无动于衷的江年,想了想,直接道,“既然你不喜欢周亦白,就接受我吧!”
江年看着他,忽然就笑了,“听南,我要去上洗手间。”
话落,她也不管沈听南是什么反应,转身拉开门就出去了。
看着就这样走了的江年,沈听南舌尖扫过嘴腔内壁,有种被人当成白痴的错觉.......
上午上完了两堂专业课,江年和夏妍一起去学校食堂吃饭,原本,食堂的学生们看到江年,还对她指指点点的,但是,当江年和夏妍打好饭菜,正准备找个位置坐下来的时候,所有的目光,却忽然投向了别处,同时,一阵骚动传来。
“喂,江年你看,是叶希影和周亦白。”看到十指相扣着走进食堂的两个人,夏妍跟见了鬼似的,脚下步子都挪不动了,拉着江年的衣袖大叫。
“嗯,我看到了。”江年点头,很是认真地看了周亦白和叶希影一眼。
说实话,周亦白和叶希影,还真的挺般配的,如果不是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和生意场上的较量,或许,他们俩个早就结了夫妻了,又哪里还有她什么事。
只是,江年在想,叶希影和周亦白在一起,纯粹只是因为喜欢周亦白,爱周亦白,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其它的因素吗?
比方说,报复周柏生什么的?
但江年其实很清楚,三年前,叶氏垮台,叶政德和顾怜雪双双自杀的时候,周亦白还在国外读书,应该是没有参与打击瓜分叶氏的。
所以说,要报复,叶希影也只是报复周柏生。
但或许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又或许是她想多了!
“哇塞,周亦白本人太帅了,好想跑过去跪舔啊!”夏妍这个花痴,脑子不好使唤,一下子就忘记了江年被黑的耻辱。
江年拍拍她的肩膀,也不去找其它的位置了,干脆就近坐了下来,然后,兀自低头吃饭,不过,耳边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却不绝于耳,而且,越来越近。
“喂,喂,喂,江年,快看,快看,周亦白和叶希影朝我们走过来的,快看!”无比激动的,夏妍死命去拉扯江年。
江年原本埋头在吃饭,被夏妍拉扯的有些烦了,抬头看去,果然,周亦白和叶希影十指紧扣着正朝她们的方向走来,他们的身边,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人尖叫,有人发疯,但是,却没有人敢太靠近周亦白。
江年就那样,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两个人,无比艰难的,将嘴里含着的一根青菜吞了下去。
“江年,对不起啊,学校论坛上的帖子不是我发的,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不过现在我已经让人删除了,希望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困扰!”叶希影一只手紧紧牵着周亦白,另外一只手紧抱着周亦白的胳膊,半个人和周亦白贴在一起,在江年的面前停了下来,然后,就笑盈盈的,跟江年道歉,态度真挚,诚恳,也就在她开口的时候上,原本喧闹无比的餐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江年看着她,还有周亦白。
周亦白也看着她,面色冷峻,目光淡漠,没有一丝温度和感情。
“昨天确实是我的箱子弄伤了叶小姐,我再次跟你道歉,但既然帖子不是叶小姐发的,那叶小姐也没必要跟我道歉。”江年就坐在那儿,没有动,嗓音不低不高,不卑不亢。
“叶学姐,昨天的事和江年没关系,真的就是我不小心手滑,虽然箱子是江年的,但是江年真没错,那在学校论坛发帖子的人,估计也是吃了屎,这种事情也能拿出来乱写一通,黑江年。”夏妍虽然花痴,但是关键时刻,她还是很靠谱的,明明此刻周亦白就触手可及,但她却头脑出奇的清醒。
也就在夏妍那“吃了屎”三个字出口的时候,某个人的脸色,微不可见地沉了沉,眼神也跟着冷了两分。
江年看着叶希影和周亦白,别人或许没有注意到周亦白神色的变化,但江年注意到了,所以,她拉了夏妍一把,又对叶希影道,“叶小姐,其实我没事,谢谢你特意跑来替我澄清!”
叶希影看一眼身边一言不发的周亦白,又看向江年,优雅地笑笑,“你没受影响就好,我就放心了,那我们走了。”
江年点头,“嗯,叶小姐再见。”
“再见!”叶希影跟江年说完,才拉着周亦白的手转身,周围的人群立刻自动让开一条道来,给他们通行。
江年看着,眼眶忽然就涩的有些厉害,下一秒,她赶紧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
下午只有一堂课,江年上完,去图书馆坐了两小时。
但这两个小时里,她根本就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纯粹只是坐了两个小时而已。
在这两个小时里,江年在想,如果,中午在食堂的时候,她叫周亦白一声“亦白”,他会是什么反应。
又或者,她告诉大家,其实她已经是周亦白的合法妻子,那后果又会是怎样?
毫无疑问,以周亦白对她的无情,他一定会将她是如何跟他结婚,又是怎么嫁进周家的事实,加以抹黑,再大肆宣扬,让她成为所有人都唾弃厌恶的对象。
所以,对于周亦白,她除了忍让和顺从,别无选择。
“嗡——嗡——嗡——”
忽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江年回过神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陆静姝打过来的。
不敢有怠慢,江年赶紧起身,大步出去,找了一个没人的安静角落,接通了电话。
“喂,....... ”
“江年,快,快来医院,快点!”电话才接通,江年的一声“妈”还没有叫出口,手机里,便传来陆静姝无比急切的哭喊声。
江年眉心一蹙,“妈,怎么啦?”
“别问啦,你快点,快来医院,亦白被刀捅中了,流了好多血,你快点来....... ”
——周亦白被刀捅了?!
江年浑身一颤,一股子蚀骨的冷意,瞬间从脚底板涌向天灵盖。
“.......好,我马上去,我现在就去。”
完全顾不得自己放在图书馆里的东西,江年拔腿便往图书馆外冲去.......
.......
“伯母,求你了,伯母,不要赶我走,不要赶我走,我是真的爱亦白,我是真的爱他的.......伯母....... ”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给我拉走!”
“是,夫人!”
“不,伯母,你相信我,伯母,我和亦白是真心相爱的,你不要拆散我们,不要把我们分开,不要,我求你了,不要.......”
“叶希影,你是真的想害死我儿子你才甘心吗?”
“不,伯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
当江年冲进医院急诊大楼,冲到急救室外的时候,一眼看到的,是俨然已经哭成一个泪人的叶希影跪在地上,拽着陆静姝的裤腿,苦苦哀求的画面。
“把人给我拉走!”陆静姝大吼,咆哮。
“是。”两个保镖像拎小鸡一样,一左一右地拎起叶希影,转身便大步往外走。
“伯母,不要,伯母....... ”叶希影苦苦哭喊,但哀求的声音,却在看到江年的那一瞬,戛然而止。
江年站在那儿,看着被保镖拎着大步离开的叶希影,整个人彻底怔愣住,但她没傻。
“江年!江年你怎么在这?”看着江年,叶希影瞪大了眼,扑过去想要去抓住江年,却被保镖死死地钳制着,让她根本无力挣扎。
“江年,愣着干嘛,还不过来!”叶希影叫了江年的名字,陆静姝才发现原来江年已经到了,立刻便对她大吼。
江年回过神来,没有理会叶希影,大步便朝急救室外走去。
“哐当.......!”
也就在江年大步来到急救室外时,急救室的大门被从里面推开。
“献血的人呢,到了没有?”
“到了,到了,在这儿呢!”叶静姝一把拽住江年,拉着她便冲向门口大叫的医生。
江年被拽过去,抬眸,一眼便看到躺在急救室的手术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一动不动,只有满身的血,好像还在不停地流。
江年又冷的浑身一颤,立刻不撇开了头。
“是她是吧,确定是AB型RH阴性血吗?”医生看着江年,跟陆静姝确认。
陆静姝赶紧点头,“是,她是,上次就是她献血给我儿子的。”
“好,来,赶紧跟我来,去抽血!”说着,医生从陆静姝的手里,一把拽过江年的手,拉着她大步便朝输血室走去.......
这次抽1000cc。
当抽到快800cc的时候,江年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不断的收缩,收缩,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在被千成种蚂蚁啃噬般,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难受,是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难受。
“呕....... ”
血液在继续从身体里流血,五脏六腑的收缩,让江年的胃里,控制不住的一阵翻涌,立刻就有东西,从食道往上涌。
当场,江年就吐出来,幸好床边就是个垃圾桶,不至于让江年太难堪。
“呕....... ”
“好了,好了,很快就抽完了,稍微控制一下!”医生看着江年脸色越来越苍白,在不停地呕吐的江年,忍不住出口安抚她。
江年不停地吐,不停地吐,直到1000cc的血完,直到她把胃吐空了,吐出黄色的胆汁来,她才停了下来。
但是,比呕吐更让她难受的还在后面。
她开始浑身发抖,冷的瑟瑟发抖,可额头却大颗大颗的汗珠往外冒,全是冷汗。
“冷,好冷....... ”
江年躺在病床上,颤抖着闭上双眼,缩成一团,感觉整个世界都摇摇欲坠,下一秒就会崩塌一样,变得一片灰暗。
“快,去拿几床被子过来,给她注射葡萄糖营养液。”有医生立刻大叫。
“好的。”护士答应着,赶紧便拿了被子,把江年捂紧,然后有人去拿了葡萄糖来,开始给她注射.......
当针管再次穿透皮肤,扎进血管里的时候,江年轻颤着,清丽的眉心蹙了蹙,当液体慢慢的从针管流入她的身体里时,她也沉沉地闭上双眼,昏睡了过去.......
.......
“女儿,我的女儿,我的心肝呀,你怎么又被抽了这么多血,这还让不让你活了呀!”
晚上,也不知道孙如英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带着自己的大儿媳妇萧丽丽跑到了医院来。
当来到病房,看到躺在床上昏睡的江年,立刻便扑了过去,哭的那叫一个悲怆呀!
“小年,小年,我是大嫂呀,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没事吧,小年,小年!”萧丽丽挺着个大肚子,在床边坐下,拉住江年的胳膊,使命地摇晃。
周柏生站在一旁,看着装模作样的孙如英和萧丽丽婆媳俩个,沉了沉脸,转身就打算离开,一旁的周管家赶紧跟上。
“欸,亲家公,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见周柏生要走,孙如英赶紧便冲过去拦住了他,眼角挂着两颗眼泪,瞪着周柏生愤愤道,“我们家小年是嫁给你儿子做老婆的,不是当血罐子的,你们这样三天两头抽我女儿的血,是想要了她的命吗?”
“你说什么,当初是谁硬要把女儿塞进我们周家的,你以为,要不是江年和我们亦白的血型一样,我们周家能娶你们家这么不入流的女儿作儿媳妇,你痴心妄想吧!”守在周亦白身边的陆静姝听说孙如英来了,立刻就赶了过来,看到孙如英拦着周柏生叫嚣,立刻就来了火气,完全都顾不得自己名门太太的身份,跟孙如英吵了起来。
“亲家母,话可不能这么说呀,我女儿哪里不好啦,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有学历有学历,什么都会做,比起那些豪门千金来,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哪里就配不上你的儿子啦?”孙如英可不是吃素的,叉着腰格外硬气的跟陆静姝对骂。
“就是,我们家小年多漂亮,多能干呀,要不是你们周家惦记着我们小年的血,喜欢我们小年的人可多了去了,能从这儿排到北京天安门呢!”萧丽丽跟着孙如英这个婆婆,也不是吃素的,挺着一个大肚子便冲过来,护着孙如英说话。
病床上,江年躺在那儿,密密麻麻的长睫毛轻颤,眉心微蹙一下,却忍着,没有睁开眼。
“哼,漂亮,能干,漂亮能干顶屁用呀,你看看....... ”
“静姝,你跟她们计较干什么!”陆静姝还想要争口舌之快,却被周柏生叫住。
周柏生看一眼孙如英和萧丽丽,懒得废话,直接问道,“说吧,这次打算要多少?”
“呵呵.......亲家公,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都是一家人,帮衬一下也应该的呀,是吧!”见周柏生转入正题了,孙如英的脸上,立刻就乐开了花,但又死要面子。
“帮衬,哼!”陆静姝冷哼。
“说吧,要多少?”周柏生清楚孙如英是什么样的人,一句多的话也不想跟她说。
不过,他倒是怀疑,孙如英到底是不是江年的亲妈。
孙如英瞟一眼陆静姝,知道当不了家做不了主,也不理她,只笑嘻嘻地对周柏生道,“呵呵.......亲家公,最近家里有点困难,能不能给个100万呀!”
“两个月前你们才要了1000万,现在又要100万,你以为你女儿多值钱呀?”
“老周,去拿100万的支票来。”陆静姝话音落下,周柏生便毫不迟疑地吩咐一旁的管家,但马上,他又看向孙如英,话锋一转道,“不过,这是最后一次。”
话落,周柏生抬腿便走,陆静姝看着孙如英和萧丽丽婆媳俩,一声十二分不屑地冷笑,也跟着一起离开。
孙如英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脸色,瞬间就僵住了。
“妈,这可是最后一次,你怎么才要100万呀!”孙如英傻了,萧丽丽没傻,赶紧便扯了她一把,一脸抱怨。
孙如英反应过来,立刻便追出去,一把拉住了周柏生的衣袖,“亲家公,你这什么意思呀,什么是最后一次呀?”
“哼,你要是再多说一句,那一分也没有!”周柏生铁沉着脸,一把甩开孙如英的手,再次大步离开。
“就你女儿,1100万,卖身一辈子都赚不到!”陆静姝留下一声讥讽,又跟上周柏生,一起离开。
江年躺在病床上,闭着双眼,眉心微颤着,撇开头去.......
上一章

本文地址:http://www.ouxue800.com/38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睡前故事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