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母语】龚孟伟:布鲁纳学科结构理论述评及对语文课程和教学设计之启示

2019-11-09 00:08 

编者按:本公众号依托扬州大学中国语文教育研究所,团结广大语文教育工作者,梳理语文教育历史,探讨语文教育问题,共创语文教育明天,共享母语芬芳。期待成为中国语文教育学术交流的重要平台。
本期推送扬州大学文学院龚孟伟教授《布鲁纳学科结构理论述评及对语文课程和教学设计之启示》一文,本文刊于《宁波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3年第3期,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西部农村教师专业可持续发展的PLC模式研究”(DGA090195)、2012年度安徽省教育厅人文社会科学专项课题“心理学发展视野中的‘关怀教学’研究”(SK2012B449)的阶段成果。感谢作者授权,如有引用请注明出处。欢迎关注本公众号!

龚孟伟,男,安徽寿县人,2001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获硕士学位,2010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获教育学博士学位,2010-2012年进入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2009-2010年台湾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访问学者。2010年被聘为安徽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硕士生导师。2015年入扬州大学文学院任教,现为语文教学法教研室教授,硕士生导师。
布鲁纳学科结构理论述评及对语文课程和教学设计之启示龚孟伟
摘要:布鲁纳的学科结构主义理论主张编制螺旋式课程,倡导结构教学观、早期教学观和发现教学法,使学生的学习符合知识获得、转换和评价的规律,以生成完善的认知结构。这些观点启示我们在语文课程设计中将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置于中心,注重语文课程形态的多元选择,促进语文课程三维目标整体达成;在语文教学设计中确立难度适宜的目标,厘定结构清晰的内容,关注发现法教学模式。唯其如此,才能促进语文课程有效创生,才能使语文课堂充满反思与创造,才能使师生充满生命的活力。
关键词:布鲁纳,结构主义理论,语文课程设计,语文教学设计
面对浩如烟海的学科知识,课程与教学论专家和教师们一直在不懈地探索如何组织教学内容?如何设计和编制课程?什么样的教学设计最有效?教师应教会学生采用何种方法学习?教学怎样适应儿童的智力发展?学生的学习行为涉及哪些过程?这些成为课程与教学论研究孜孜以求的焦点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才能使丰富的学科内容成为更经济、更富于活力的东西,才能使学生更方便、更快捷地学习知识,并能够长期记忆,才能有效地提高教学质量和教学效益。美国著名的教育家、心理学家布鲁纳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地研究,提出了具有广泛影响的学科结构主义教育理论。他认为教学活动应该能最大限度地促进学习者主动学习,形成认知结构,因此,他主张编制螺旋式课程,倡导结构教学观、早期教学观和发现教学法,使学生的学习符合知识获得、转换和评价的规律,这些研究成果对语文课程和教学设计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一、布鲁纳学科结构主义理论的精义与瑕疵
布鲁纳认为学习的目的是为未来服务,而实现服务的方式有两种:特殊情境迁移和非特殊的原理和态度迁移。特殊情境迁移是经过训练后而获得的技能迁移,在特殊情境中学生经过学习而掌握了某种技能,这种技能可以迁移到他以后所遇到的类似的活动情境中去。非特殊的原理和态度迁移关系到学科的基本结构与学习态度,学科基本结构包括学科的基本概念、基本原理及其内部规律等,越是掌握学科的基本结构就越有利于在新的情境中迁移,在这种原理迁移的同时还伴随着学习态度的迁移。因此,“布鲁纳提倡将学科的基本机构放在编写教材和设计课程的中心地位”,[1]并考虑将教材分成不同的水平与各层次学生的不同接受能力相匹配。他主张课程设计必须使各学科最优秀的人才参与进来,还要得到中小学教师、职业作家、电影制片人、设计师等的支持。他进而认为要想顺利学习某一学科的基本观念,不但要掌握该学科的基本原理,还要培养良好的学习态度,而实现这种教学任务的方法则是“发现”。“发现法”的具体做法是提出课题和提供一定的材料,引导学生自己去分析、综合、抽象、概括、验证并得出原理。“发现法”不是去学习死的知识,而是发现学科的基本结构,其实质是帮助学习者形成良好的认知结构,其目的是要求学生“学会学习”,以培养能力,发展智力。“发现法”的特点是重视学习过程甚于重视学习结果,要求学生个体自己去体验和认知,要求学生主动参与到知识的形成过程中去。[2]布鲁纳总结了学科结构主义教学的优点在于:教授学科的基本原理有利于学生理解学科的具体内容;有助于学习内容的记忆和回忆以及学生良好的认知结构的形成;领会学科的基本原理和观念有利于知识的迁移;能够缩小“高级”知识与“初级”知识之间的差距。他还强调考试不应重在测验“学科的琐碎方面”,那样会鼓励不连贯的教学和机械式学习,考试设计应着重测验学科的一般原理。
布鲁纳的学科结构主义教学观是以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作为最直接的心理学理论来源,他认为儿童有自己观察世界并解释世界的独特方式,教学就是要按照儿童观察事物的方式去阐述那门学科的基本结构。所以他主张“任何学科都能够用在智育上是正确的方式,有效地交给任何发展阶段的任何儿童。”[3]由此可见,“布鲁纳的教学过程理论是以儿童的智力发展的过程为依据的。他认为儿童的认知发展过程一般是从动作到意象再到符号的转换,因而知识发展中有三种再现形式,即动作式、图象式、符号式。”[4]他指出教授学科概念可以超越儿童认知发展的自然过程,这样有利于儿童智力的发展。教授的过程也是学生学习的过程,学习包括三个几乎同时的过程,即新知识的获得、转换和评价。在教学过程中还必须探明内在奖励和外在奖励的本质,在学习中要尽可能把认知和领会作为内在奖励形式。布鲁纳认为贯彻学科结构主义教学思想的最有利的课程设计应是“螺旋式课程”设计,他说“关于知识的最优结构的研究课题就是,探求吸取科学的成果,将知识加以结构化,使提供的知识成为具有活力的知识体的理想状态。……好的知识结构,就是构成这样一种含有种种力量——简约知识的力量,产生新的论断的力量,使知识体形成愈益严密的体系的力量——的知识系统。”[5]他强调了“螺旋式课程”具有连续性和发展性的特点,能够促进学生的学习。
布鲁纳的结构主义教学观和发现法教学模式是其教学思想的核心。他强调了教学和学习的结果就是形成认知结构,最终的教学目标是促进学生对学科结构的一般理解,实现知识结构与认知结构的统一。同时,采用“螺旋式课程”也有利于学生认知结构形成的连续性和渐进性。他还主张早期教学,认为“螺旋式课程”便于儿童尽早学习学科的重要知识和基本结构,可以避免浪费学生宝贵的学习时光。发现法教学模式是根据发现法学习而提出的,它突破了机械式教学让学生被动接受知识的状态,彰显了学生的主体地位,发挥了教师的引导作用,使教学成为指导学生发现的过程,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得到了激发。但是任何理论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学科结构主义理论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缺点,有些方面值得商榷。如布鲁纳认为任何学科都可以以某种正确的方式交给任何年龄的任何儿童,这其实不可能,因为知识可以不断增容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也夸大了学科结构的普遍性,并非任何学科都有严谨的基本结构,学科结构没有客观尺度,这给课程和教学设计带来了难处。发现法教学也夸大了学生的学习能力,而且其适用范围也非常有限,只有少数学生能够发现学习,并且太耗时,不经济,不利于短时间内系统地学习知识。
总之,布鲁纳的学科结构主义理论有利于教师在教学实践中指导学生有效地发现学习,形成完善的认知结构。理解学科结构主义理论对于编写教材、设计螺旋式课程、引导课堂教学实践和学生有效学习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必须以辩证的态度审视学科结构主义理论和发现法教学模式的优缺点,唯其如此,才有利于充分吸收其教学思想的精华而规避其缺点和不足。
二、布鲁纳学科结构主义理论对语文课程设计的启示
布鲁纳的学科结构主义理论反复强调掌握学科的基本结构远远胜于掌握知识本身。他认为学科的基本结构是人们为了更容易、更系统地掌握知识而设计出来的,掌握学科的基本结构是学习学科知识最便捷、最有效的手段,他说:“现行的极其丰富的学科内容,可以把它精简为一组简单的命题,成为更经济、更富活力的东西。亦即可以结构化。这样,向学生教授学科的结构,学习者不仅可以简单地明确地把握学习内容,而且可以发挥迁移力,对有关联的未知的事物迅速地作出预测。”[6]这种结构化的学科内容观及其“螺旋式课程”设计思想对于语文学科课程设计至关重要,颇具启发意义。
首先,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应置于语文课程设计的中心。布鲁纳主张螺旋式课程设计,依据的原理就是课程编制要与学习者的认知规律和思维方式相契合,要与学习者的能力和心智发展相适应。在设计语文课程时,应把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作为语文课程编制的核心,这样可以为学生的后继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随着语文学习的加深,学生对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的认识和理解也在不断地深化,因此,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必须随学生认知结构的发展而持续地拓展和提升,这也促使语文学科基本结构的设计呈现出螺旋上升的态势。学生一旦在学习过程中掌握了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他们就不仅能对听、说、读、写、语、修、逻、文、字、词、句、篇等语文知识和技能进行特殊的情境迁移,而且能够进行非特殊的原理和态度迁移。语文学科课程设计既要依据社会发展对语文提出的要求和学生语文学习的现实需要,又要依据语文学科的知识结构和教学规律,设计语文课程尤其要把握“语文学科的性质、意义、功能范畴、教学目标、内容范围、概念体系、基本理论、知识结构”等。[7]例如,我国《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中对语文课程设计的思路就强调了“必须体现时代性、基础性和选择性”。[8]所谓“基础性”就是要求语文课程设计要凸显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概念体系和知识序列等,使学生通过对语文学科基本结构螺旋上升式地掌握,能够在“语文的应用、审美和探究等方面得到比较协调的发展。”[9]在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设计上,语文课程目标采用九年一贯整体设计的纵向结构和识字与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与综合性实践活动构成的横向结构相配合。如此,纵横交织形成语文课程设计中相互协调的立体系统,辅之以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三个维度的螺旋环绕,便使语文课程成为立体化的“生命体”。
其次,语文课程设计应注重语文课程形态的多元选择。学科结构主义理论主张在课程设计时将教材分成不同的水平与不同层次学生的接受能力相匹配,这要求课程的具体形态应多元呈现,以适应学生的不同需求。布鲁纳认为“课程的更新与教材的改编必须考虑广泛的社会需要、学科知识结构和学生个体的因素。”[10]这启示我们语文课程设计应体现多元选择性,在编制语文课程时应由学科专家、教师和心理学家等共同参与,在语文课程确定之后,还要通过实验来检验和修正。我国当前的语文课程标准也提出课程编写要“遵循共同基础与多样选择相统一的原则,构建开放、有序的语文课程。”[11]这就要求设计语文课程具体形态时精选课程内容,增强语文课程的选择性,使每个学生都能获得必需的语文素养,为师生预留广阔的发挥空间,因此,应积极构建开放、多元、有序和可选择的语文课程体系。当然“语文课程形态的多元性,是一个有条件、有制约的话题。”[12]当前语文课程形态的“一纲多本”或“多纲多本”都必须以共同基础为理据,“多纲”实质是“一纲”的地区变体,它们的共同基础是国家所规定的语文课程标准,语文课程设计只是在范文和体例上对语文课程形态做变化,使之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此外,语文学科以模块的形式设置必修课程与选修课程,使之相互配合并以其多元的形态适合学生的特长和兴趣,随着模块学习的深入,学生的知能将得以螺旋上升。
再次,语文课程设计应促进语文课程三维目标的整体达成。布鲁纳所说的学科基本结构不仅指基本概念、基本原理,还包括方法论系统、情感和态度等,因此,他说“掌握某一学术领域的基本观念,不但包括掌握一般原理,而且还包括培养对待学习和调查研究、对待推测和预感、对待独立解决难题的可能性的态度。”[13]我国语文从1904年单独设科算起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语文课程形成了独立的学科结构和知识体系,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生成了正确的语文学习态度与价值取向,这些成为我们语文新课程设计长足发展的基础。新课程改革中,语文课程标准提出了语文课程三维目标的新理念,即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语文课程设计应围绕着三维目标的达成设计螺旋式语文课程内容,这些课程内容弥散在识字与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和综合性实践活动五大领域,而其指向归于一体:“为了每一位学生的发展”。学生的发展并非直线式地迈进,它会经历曲折或倒退,因此,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进步是螺旋上升的演进过程,语文课程目标的实现也是一个三维一体立体达成的过程,这种过程也就成为学生增长智慧、历练才干、涵养品德、砥砺人生的过程,也是教学相长和教师专业发展的过程。可见,语文课程设计关乎师生生命价值的提升和人生理想的实现,我们应汲取布鲁纳学科结构主义理论的有益思想,积极促进语文课程三维目标循序渐进地整体达成。
三、布鲁纳学科结构主义理论对语文教学设计的启示
布鲁纳认为传统学校以学生身心发展的阶段性为由,推迟许多重要学科和一些学科重要内容的教学,浪费了学生宝贵的青春时光,因而提出了早期教学的主张,他坚信“任何学科都可以用智力上正确的方式有效地交给任何发展阶段的任何儿童”。他从学习论的视角揭示了学习是通过类别化的信息加工活动,积极主动地形成认知结构的过程,并强调发现学习是学习知识的最佳方式。他依据自己的学习论提出了结构主义教学观,认为教学应最大限度地促进学生主动地形成认知结构,而促进学生学习最好的教学模式是发现法教学,值得注意的是他并不完全排斥接受式教学。布鲁纳的这些教学思想对当前的语文教学设计具有重要的启示价值。
首先,语文教学设计应确立难度适宜的目标,重视学生的早期教学。语文教学设计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语文教学目标是教学设计首先要考虑的环节。按照布鲁纳的早期教学思想,学生受教育具有巨大的可能性,应加大学科教学的难度,对重要而有深度的学科内容可以从学生的早期开始,可以经过有效组织交给任何发展阶段的任何儿童。这启示语文教师在进行教学设计时教学目标应具备较高的难度,学生经过教师的帮助和自身的努力能够达到这些教学目标的要求,这也符合前苏联教育家赞科夫发展性教学所倡导的“高难度”的原则,当然这种目标设定也要突破布鲁纳早期教学思想的局限,因为不考虑学生的发展水平而一味拔高是没有可行性依据的。语文教学目标应设定在维果茨基所说的“最近发展区”之内,要让学生跳一跳摘“桃子”,慢慢发展到自己会设定学习目标的找“桃子”阶段。例如,余映潮老师执教苏东坡的《记承天寺夜游》一文,将朗读目标设定在具有一定难度的“有味地朗读”,要求学生“读出一点文言的味道,读出一点宁静的氛围, 读出一点夜游的兴致,读出一点复杂的情愫”。[14]这种朗读目标的设定使朗读的技术与艺术相结合,使学生体验到朗读的角度之美、层次之美、节奏之美,虽说这项朗读目标的达成具有难度,但是经过师生的共同努力还是能够实现的。经常采取这种目标难度适宜的朗读教学训练,有利于学生在今后语文学习过程中学会自主确定朗读目标,实现朗读知能的迁移。
其次,语文教学设计应厘定结构清晰的内容,生成学生完善的认知结构。语文教学内容丰富而复杂,它包括识字与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和综合性实践活动五个领域,每个领域都涉及知识与能力的提升、过程与方法的训练、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按照布鲁纳的结构主义教学观,语文教学设计要有利于学生掌握语文学科的基本结构,要有利于促进学生主动地形成完善的认知结构。这就需要在教学设计时考虑语文教学内容的层次结构,使各个层次之间能够有序衔接,逐层加深,循环往复。这样设计有助于在语文教学过程中学生理解语文学科的具体内容,并在新的情境中顺利迁移,解决语文能力提高的问题。也有助于简化记忆,结构化地储存语文知识,在对语文教学内容理解和建构的过程中激发学生学习语文的动力和兴趣,增加学生学习语文的成就感,生成语文学习的智慧,不断提高自己的语文综合素养。通过学生语文认知结构的整合和建构,加强学生的语文实践和体验,丰富他们的学习经验,引导他们掌握有效的语文学习方法,就能使语文课程真正实现工具性和人文性的融合与统一,就能使语文教学设计科学合理,并最终实现语文教学的真善美。我们设计语文教学应重视厘定结构清晰的语文内容,它至少包括三个层次:一是在教学设计时要厘清整体的语文教学内容。教师应对全套语文教材所关涉的内容有一个清晰的了解,理解教材整体的结构序列、编者的意图和语文课程标准的要求,继而要求学生把握整套语文教材的结构。例如,特级教师魏书生在每年新生入学前都要求学生浏览初中阶段六册语文教材,目的就是为了学生能大体了解初中语文教材的结构序列,对未来的语文教学内容的结构有所把握,这样做有利于学生语文认知结构的形成。二是在单元教学设计中要厘清一个单元的语文教学内容,对本单元的教学目标、教学内容和教学要求有清晰的掌握。对教学内容的横向序列和纵向序列都要认真研究,思考怎样统整,思考安排怎样的教学结构更有利于学生学习。三是单篇课文的教学设计要厘清教学内容的结构线索,教学时尽可能地贴近作者的行文思路,即使突破“思路法”教学设计,也应思考怎样重组课文内容更有利于学生学习课文内容和生成认知结构。
再次,语文教学设计应关注发现教学法模式,促进学生的发现学习。语文课程标准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其中探究学习与发现教学关系密切。探究的过程离不开自主与合作,离不开发现。布鲁纳提倡的发现法教学模式主张教师不应让学生被动地接受知识,而是要主动地创设问题情境,引导学生独立发现解决问题的方法,从中找出规律,但发现法教学没有固定的程序,具体方式要根据学科特点、问题的形态、学生的学习风格和教师的教学特点来决定。因此,语文教学设计过程中采用发现法教学应注重灵活性,强化问题情境的设置和变式练习,发现的过程由学生具体操作,要充分激发学生学语文的兴趣,激发学生在发现学习过程中的主动性和创造性,语文教师只起到引导作用,而不能越厨代庖。这就要求语文教师善于帮助学生发现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从语文教学内容的具体问题中体验到不确定性,激起语文学习的求知欲。语文教师应指导学生从语文教材中或语文问题中发现线索,进行充分地分析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假设,最后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在语文教学设计中采用发现法教学有利于促进学生的发现学习,培养学生的自主性,增进学生的发现能力,同时也要将学生的发现学习与有意义接受学习有机结合,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教学效果。
此外,布鲁纳的学科结构主义理论倡导的评价观认为“评价,最好被看做一种教育智慧。”[15]特别是在教学过程中应正确运用奖惩,促进学生由外在动机向内在动机转化。在语文课程和教学的设计、实施中要正确采用评价手段以改进教学内容的组织、教学方法的选择和教学手段的运用等,通过有效的评价实现语文教育人文涵养的目的,促使学生能够运用潜在的发现力量获得美好的生活,完善自身的人格,获得人文智慧的圆通,并澄明语文课程与教学优化的路向。
总之,布鲁纳的学科结构主义理论主张掌握学科的基本结构,编制螺旋式课程,帮助学生形成完善的认知结构。其内蕴的早期教学、结构教学和发现法教学等思想对语文课程和教学设计具有重要的启发性。我们只有汲取其优点,摒弃其缺点,才能促进语文课程有效创生,才能使语文课堂充满反思与创造,才能使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才能使师生充满生命的活力,演绎人生的精彩,过上幸福的语文教学生活。
参考文献:
[1] 莫雷.教育心理学[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113.
[2] 姚云.布鲁纳学科结构主义的理论及其实质[J].江西教育科研,1991,(6):39.
[3][13][美]布鲁纳.教育过程[M],郡瑞珍译.北京:文化教育出版社,1982:49.37.
[4] 杨丹.对布鲁纳结构主义教学理论的再认识[J].现代教育科学,2008,(6):89.
[5][6][美]布鲁纳.教学论的定理[J],钟启泉译.外国教育资料,1987,(1):42.45.
[7] 王文彦,蔡明.语文课程与教学论(第二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85.
[8][9][11]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J].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3.4.3.
[10]陈尚生.布鲁纳课程改革对我们的启迪[J].韶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5):102.
[12] 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第二版)[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334.
[14] 余映潮.《记承天寺夜游》教学实录及评点[J].中学语文,2010,(13):33-34.
[15] [美]布鲁纳.布鲁纳教育选著[M],邵瑞珍,张渭城等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9.255.
Bruner'sTheory of the Subject Structure and Design of Chinese Curriculumand Instruction
Gong -Mengwei
(1.Chinese and Communications Department, Huainan Normal University,Huainan, Anhui232001; 2. Postdoctoral research station,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Jiangsu, Nanjing, 210097)Abstract: Bruner'stheory of the subject structure holds that spiral curriculum, structure instruction, earlyteaching and discovery teaching method, so that students’ learning accords withthe laws of knowledge acquisition, knowledge conversion and knowledge evaluationto generate perfect cognitive structure. These ideas inform us of keeping thebasic structure of Chinese subject at the centre, paying great attention todiversified choices of Chinese curriculum forms, and promoting three-dimensionalachievement of Chinese curriculum objectives. The ideas also reveal to us thatwe should set the proper goals in designing Chinese instruction, make theteaching contents with clear structures, and keep a watchful eye on the mode ofdiscovery method. Except bearing the enlightenments in mind, we can not promoteeffective creation of Chinese curriculum, scatter introspection and creation inChinese class, make the students true masters of learning, and make teachersand students to be vividly energetic and intensely active men with splendidlife.Keywords:Bruner; Structuralismtheory; Chinese curriculum design; Chinese instructional design
长按关注
本期编辑:郑昀
图片来源:扬州大学中国语文教育研究所、百度图片

本文地址:http://www.ouxue800.com/48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睡前故事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