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艳 | 永远的老师–回忆我的小学老师刘冬芳

2021-02-17 02:32 

终于在中秋节的前一天下午,冒着绵绵秋雨,和爱人一起看望了我的恩师--刘冬芳老师,完成了很久以来的愿望,看着刘老师身体健康,精神尚好,望着刘老师妈妈一样慈祥的面容,又听到熟悉的东府口音,我不禁心潮彭拜,思绪又回到我的家乡——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回到了八十年代初,我的小学时代。
像所有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一样,我的小学时代在我们的村小学完成,我们小学的学生是由两个自然村的孩子组成,最多时三百来号人,六个年级。学校十多名教师是由为数不多的公办老师及多数民办教师组成,刘老师当时便是民办教师中的一员。那时刘老师30多岁,个高,微胖,白白的面庞上时常带着妈妈般的微笑,她教我们二年级语文。那时的老师多是民办出身,老师都操着一口方言,或是西府醋溜普通话,可刘老师的普通话却相当地标准,再加上与我们本地人口音不同,让我们对刘老师充满好奇,她从不冲我们发脾气,我们便像一只只小猫小狗一样常常围绕在她的身旁。下课时,她晒太阳的周围就是我们玩的地方,放学回家,她和其他老师走在前面,我们便跟在她的后面,模仿她走路的样子,吸一口风儿带来她身上的雪花膏的香味,是我们这些熊孩子经常干的事情,尤其是我。爱老师,便爱学刘老师教的课,期待着上她的语文课,我也成了刘老师班上那个成绩最好的学生,爱模仿她说话,使得我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竟然普通话较好,四年级时,由学校选拔参加乡上的朗诵比赛。雨天的午后,乡间的泥泞小路,刘老师领着我,我俩并排走着,老师一路叮咛,我一路背着,那场景,在我的脑海中多少年挥之不去。
像一只小鸟,总要飞向远方。小学毕业,我升入镇中,离开了我的母校,可我却从没有走出刘老师的视线。随着年龄的增长,从大人的谈论中得知,刘老师娘家在渭南,当年嫁给在那里工作的爱人,后随着爱人来到我们的小村庄任教,从此,异乡变成了家乡,她把全部的爱心、年华都奉献给我们小村子的教育事业。由于刘老师和蔼、耐心、细心、教学有方,她专带一二年级语文,她任教的学科,在我们镇上稳居第一。小村庄的近两代人,都是她的学生,她也成为闻名乡里的刘老师。再后来刘老师民办转正,去隔壁村庄任教;再后来,刘老师由于工作优异,师德高尚,被评为陕西省劳动模范,去省城领奖。可是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得到学生的爱戴,得到家长的尊重,走到哪里所教的科目总是第一。因为她的低年级语文教学太受乡里欢迎,退休以后,也没有闲下来,连续被乡里一所村小学返聘了近十年之后,才开始真正的退休生活。
那年夏天,随着中考成绩的公布,我这个从小村庄走出的好学生,成了我们村庄多少年来第一个女中专生。听到这个消息,刘老师特意来到我家,向我们全家祝贺,我们共同享受着那份喜悦,跳出农门,在那个年代,真是一件大喜事,何况是在村上势单力薄的老杨家。1991年的9月18日,我带着大家的祝福来到了凤翔师范报到,那时的我,懵懂而天真,充满幻想,想着自己已经跳出农门,满脑子的幻想,享受着青春。可是终于在第一年的见习中,我的梦想破碎了。
上师范第一次见习,带着满满的憧憬,特意来到刘老师任教的小学见习,可是来到学校,上了一天的课,看着学校破旧的设施,几乎和我们小时候上学条件没有两样,破旧的围墙,高矮不一的桌子,学校灶上简单而粗糙的饭菜——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的心情跌落到谷底,这难道是我将来工作的地方吗?我努力学习,想跳出农门,可将来,就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吗?我心有不甘啊!终于,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放声大哭,面对茫茫的田野,我泪流满面,失望,绝望,五味杂陈。随后的几天,我的心情像一只跌落到地上的风筝,年轻的心,第一次受到打击,世界一下子变得黑暗。我整天沉着脸,像丢了魂似的,这一切被刘老师看在眼里,记得在结束见习的那天下午,我和刘老师一起回家,走在路上,刘老师给我讲了一路,当时讲的好多话我都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刘老师说,既然选择了老师,就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现在农村学校非常缺少年轻的老师,你那么聪明,一定会当一名好老师的。后来的日子,在刘老师的“当一名好老师”的鼓励下,经过自我调节,我慢慢地调整过来,在学校好好学习,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努力铸就自己。1994年,我从师范毕业,从小学开始干起,像刘老师那样爱学生,像刘老师那样认真教书,只有一个简单的目的,当一名好老师,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从当年的憧憬大城市的姑娘,我已经成为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我的学生也一批批走向社会,人到中年,我也可谓桃李遍地,而刘老师和蔼可亲的形象,热爱孩子的言传身教,给我知识,教我做人,鼓励我前行的点点滴滴,则永远地存留在我的心中,时刻温暖着我、感召着我、激励着我,成了我心目中我永远的老师。想起这一路走来,我的内心充满感慨,谁没有梦想?谁不憧憬外面的世界?可是,当我们踏上三尺讲台,教师的责任会取代当初的幻想,就像一颗颗小草,不论在哪里,都顽强地生长着,就是像刘老师那样一代民办教师,一代代教育前辈,几十年如一日,扎根乡村大地,朴实无华,默默守护,默默奉献,为我们撑起了乡村教育的天空。今天,责任的接力棒在我们手中传递,教育的初心被一代代传承,相信传承的力量,我也会努力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坚守,在这个更加美好的时代,不负职责,启迪心灵,点燃智慧,做一名新时代的好教师!
推荐阅读●
作者简介
杨永艳:70后教育人,爱生活,爱工作,爱家人。喜欢古诗词,喜欢洗尽铅华的文字,记录生活点点滴滴。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本文地址:https://www.ouxue800.com/411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睡前故事大全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